忆不忆尚

捧一轮明月,放于你手。

总是很纠结,总是很小心,总是很忐忑,我不知道会不会成功,也不知道该往哪走,但是我也有,真心想要做的事,想要去尝试的愿望。

如果有一件事,你不知道是不是喜欢它,也不知道是不是能接受它,但是,你知道,如果你不去试一下,一定会后悔一生,那该怎么办呢?

(琅琊版/古剑)忆春芳(8)

“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。琅琊阁能在江湖中确立自己的地位,确实有自己的非凡之处,就是阁中藏书,也不是其他地方可比。蔺晨就是翻到了一本从前上古时期的典籍,试着练习了下,才出了这样的事。”
“所以说,蔺晨小时候真是又萌又呆,特别可爱。”温凉笑着说。
梅长苏遇见蔺晨的时候,蔺晨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。整日里一副游戏人间的样子,吊儿郎当,似乎天下间没有什么值得他放在心上,费尽心思的事情。

温凉拆开手中的包裹,“屠苏他们居然寄来了好些药材还有丹药。”满满地瓶瓶罐罐,其中白色的瓷瓶居多。
温凉挨个打开看了看,从中挑挑拣拣,递给对面的人,“这个是保命用的,这个是解毒的,这个可以治外伤,这个,没什么用,延年益寿,这个能美容养颜,送给未来的嫂子吧……这些苏哥哥以后都用得上,缺钱的时候把药倒了,瓶子也能拿来换钱用。”。

未来嫂子,霓凰么……梅长苏垂下眼眸,耳边隐隐约约传来温凉的声音。
“……苏哥哥还要在这里住段日子,这么长时间难得这么清闲,好好休息下吧。正好我还和屠苏他们说好了去过中秋呢,苏哥哥也可以一起来啊,路上约了兰生他们一起过去,肯定不会寂寞的!”

说了半天温凉觉得有些口渴,倒了杯茶要喝,发现对面的人不知道想到了些什么,完全不在状态。
“苏哥哥?苏哥哥?……苏哥哥!”
“怎么了?”
“苏哥哥你都不理我啊,这里就我们两个人。说,你想到了谁?这么说来,好像从刚才未来嫂子开始你就魂不守舍的,说,是不是在想哪个青梅竹马!”
“你想什么呢,我在想景琰……”
温凉一脸了然的看着他,“没关系,我都懂。我是想问要不要和我去屠苏他们那过中秋,不过你要是着急的话,就顺路先把你送回去也可以,宁拆十座庙,不毁一桩婚……”
听着温凉说的都什么乱七八糟的,越来越不成样子,梅长苏打断了温凉的话,“中秋当然一起去过啊,难得清闲么。”
“不想景琰了?”
“……想他做什么。”

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(7)

“在蔺晨小时候就遇见的。”温凉说,“说起来,蔺晨应该叫我姐姐才对的,明明那个时候叫的挺好的,越长大越不可爱了。”

温凉拎着包裹,往屋里走,“我们进去说吧。”

说起和蔺晨的初次见面,温凉真心觉得,那个时候萌萌哒的小正太,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幅样子。

蔺少阁主则表示,每个人都那么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。

在桌前捧着一杯茶,温凉说:“第一次遇见蔺晨呢是在妖市里。”

当时的温凉各处搜寻天材地宝,当时正好路过,就去碰碰运气。
虽说是妖市,但是也并没有限制其他种族的进入,不过寻常人并不能轻易找到这里。而且妖市嘛,当然只收妖的东西了。

妖市中来来往往的都是各式的妖怪,而且很多妖也并没有遮掩自己的身份,所以会看到虽然有着人的体型,却还陪着狐狸的尾巴呀,耳朵呀什么的状况。

温凉百无聊赖的在街上晃荡着,原以为妖市里会有什么不寻常的东西,结果,果然这里聚集的也只是一些小妖,卖的东西,也多是妖界平常的东西,也许对于人界来说稀有,但是对于温凉并没有什么用处。
就在这时,一个小小的身影映入温凉的眼帘。
是一个身着蓝衣的人类小孩子,也就8、9岁的样子。
小孩子似乎有些害怕,但是依然好奇的在这里东看西晃的。
一个摊子上的东西吸引了他的目光,他停了下来,伸手拿起了摊上的一根树枝。

“小鬼,你有东西来买下这样东西吗?”摊主目光冷冷地看着他。
“我,我有钱给你……”像是想起什么,小孩子又补充道,“我父亲很有钱的。”
“这里可不收人类的钱哦。”摊主目光贪婪的看着他。
温凉没有过去,远远的在一旁看着。妖市中自有自己的一套规矩,这些妖类不会主动伤人,也不会多管闲事。这个孩子以魂体的形式在这里晃,对于一些小妖来说就是绝大的诱惑,之所以还没有出手,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理由而已,毕竟主动出手,就是违反了妖市中约定俗成的规矩。

“那,那我不要了……”说着,他将东西放回了原处,似乎他也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,想要离开。不知不觉中,他的身边多了几个妖类的靠近。

“那可不行,这东西你都碰了,怎么可以不要呢?”
“我又没有用,也没有拿走,更没损坏,你摆在这里,不就是让大家来看来挑选的,不碰怎么挑。”
“你都说了,是看啊,碰了,就要买下它。”
“我只有人类的钱,其他什么也没有,买不起。”
“怎么会,我们不收人类的东西,不过,你自己就可以来抵债啊。”这么好的魂体,绝对是大补。

“这盒子里的东西够不够?”
一个小巧的玉盒放到了摊主的眼前,温凉走到了小男孩的身边,顺便一道灵力压过去
“这,这……够,够了……”摊主只感到自己似乎掉进了冰潭的深处,冷汗冒出。
“那,这东西我就拿走了。”温凉拿起摊子上的树枝,交到小孩的手中,温声说,“和我走。”
转身向着妖市出口走去。
小孩子似乎愣了一下,然后马上跟了上来,牵住温凉的手。“姐姐,谢谢。”

温凉听到他这么叫,也愣了下,但是并没有反驳,“还不知道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“蔺晨。”



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(6)

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,梅长苏打开房门走出屋,不禁想到,似乎从自己到这里就没见到过其他天气呢,不过想到这里本来也不过是一处环幻境,这样好像才是正常的。

屋外温凉坐在水边,一只青色的小鸟围着她唧唧喳喳叫个不停好像在说些什么,温凉伸出手,小鸟就轻轻落在温凉手上,好像正在休息一样。
温凉用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青鸟的羽毛,一派和谐安宁。

忽然天上传来一声明亮的鸟鸣声,之后一道白影俯冲而下。
“是阿翔来了。”温凉起身,“这是阿翔,屠苏养的宠物。”
似是对温凉的形容不满,阿翔又叫了一声,要去啄温凉的手,不过并没有啄到。
温凉取下阿翔带来的东西,“啧啧,不满也没用,不是还是只宠物,这么多年了,一点长进也没有,至今连个人行也没修出来,想换个身份下辈子吧!”
梅长苏在一边瞧了瞧阿翔,总是没说出自己的疑问,这是只会飞的芦花鸡?修道之人果然养的宠物都和凡人不一样。

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试探,梅长苏也明白了,温凉还有她的朋友都不是普通人,而是修道之人,或者说,温凉本身应该已经算是仙人了。在这里的书籍中,梅长苏似乎看到了另一个世界,一个和原来自己所读书籍记载的完全不同的世界。

温凉似乎感觉到梅长苏的疑问,“阿翔是一只货真价实的海东青,不过,吃的有点多。”
话音刚落,阿翔再次不满的叫了一声,又想扑过来。刚才温凉身边的小鸟从温凉手上飞起来,对着阿翔叫了几声,似乎是在嘲笑。阿翔转而去捉那只青鸟,青鸟一拍翅膀,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,阿翔马上飞起追了过去。

“说起来,阿翔好久没见过青儿了,和她去活动活动也好,不然,再胖一圈可就成了怀了孕的芦花鸡了。”
听到温凉的形容,梅长苏不禁笑了出来。
“这就对了嘛,苏哥哥多笑一笑多好,总是那么紧张做什么,该办的都办了,再想办的,你现在又走不了,不如好好休息休息嘛,有什么事,知会蔺晨,让他去做就好了,反正也很闲!”
“蔺晨若是知道你这么给他找事情做,怕是又要气得跳脚了。”

“他呀,天生就是闲人一个,可是呢,总是想给自己找事情,我这也是好人做到底,帮他一把啦。”温凉倒是煞有介事的说。

几次和蔺晨通信下来,梅长苏也感觉到了蔺晨对待温凉时咬牙切齿的态度,对于这种事情也是感到很稀奇,难得有个人,把蔺晨吃的死死。
蔺晨对温凉的态度大概是又恨又敬,说恨是过了,对于温凉,蔺晨似乎是有些不肯服输。
蔺晨一提起温凉,梅长苏总有一种顽劣的小孩子想要得到大人的认可,但是好像所作所为让自己更像是个小孩子的错觉。
不过这么多年和蔺晨相处,梅长苏也是从这次之后才听到蔺晨提起温凉这么个人。
“温凉和蔺晨是怎么认识的?”




本来想着再改下来着,但是发现改完后好像进展更慢的样子,所以还是这样吧~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(5)

听到梅长苏的问话,温凉也不意外,但是自己说了这么久,对面的人还是心心念念着别的事,温凉微微撇撇嘴。
“蒿里的事情嘛,说来话长,简单来说,就是如你所见。”温凉倒了一杯水给自己,“我在蒿里对你说的话全部都是真的,如果你真想要探寻一切的因果,那我也只能说,遇见的是缘分。那位老奶奶是我游历时遇见的,与我投缘,所以我帮她在蒿里可以清醒滞留,直到有一天她想离开。”

“按照你本来的命运,也许在那个战场就是结局,但是,大道五十,天衍四九,遁去一线生机,现在的结局,就是遇见我的那一线生机。”

温凉举杯,润了润嗓子,“总是想那么多做什么,不是每一件事都能想的那么明白的。放心,这后面没有阴谋诡计,有的只是因缘巧合。”

温凉最后也只是这样解释了,而且意思分明,让梅长苏不要再问了,她现在给出的就是答案。

梅长苏听完,也知道再问也是差不多的答案,一句缘分就能把他的问题都打发了。

“温凉是修行之人。”本来该是个问句,却用了肯定的语气。
“诶,为什么这么说?”温凉被问的一愣,有些奇怪自己哪里表现的很像是在修行的人吗。

不过想想看,自己真正苦修的日子大概只有在天地初开后的那一段日子,之后和长琴哥哥在一起就有所懈怠,直到长琴哥哥被贬下凡,自己一直关注下界情形,修行上更是不太在意了。不过自己身为天地初开后的神明之一,倒也没人敢来没事找她麻烦。

不过本着认真负责,不把人引入企图的想法,温凉很认真的告诉梅长苏,“我算不得是个修行之人,但是说到修行,其实每个人,活着的每一天,经历的每一件事,都是在进行自己的修行,这些也都会被天道看在眼里,也许微不足道,但却也是事实啊。”

梅长苏:“……”姑娘你回来,咱俩理解的修行之人是一个意思吗?为什么有种鸡同鸭讲的错觉。

虽然这样,但是听到温凉的回答,梅长苏若有所思,温凉恐怕不是红尘中人呢。

“今天说了这么多,苏哥哥好好休息下吧。今天算是正式认识过了,接下来养病的日子,这里、可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呢。”温凉拿出一只符鸟,“哦,对了,用这个可以给外界传递信息,普通的鸽子可飞不到这,你可以给蔺晨他们报个平安,当时走的匆忙,没有告诉他我的去向,这里设下了结界,符鸟找不到我的位置,然后,嗯,我一直忙着救你就忘了这茬了,现在,估计,大概……他很着急?”

“你好好休息,我先走了。”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(4)

温凉如往日一般、坐于榣山水湄边弹着琴曲。
琴音柔美祥和。
沉浸在琴音中,就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从前的岁月里。
水中有一只听到琴音就会游上来的水虺,被她用树枝调弄烦了就会对着自己吐着信子威胁,长琴,则坐在一边,静静地弹着琴曲,不时扫到这边情况偷笑。
“长琴哥哥的曲子,永远都那么好听!”

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,曲已尽而意未止,余音袅袅,盘旋不去。
时如逝水,永不再来。温凉从回忆中苏醒,转身收好琴。
“姑娘此曲恍若仙音。”
“琴音犹在,斯人已逝。”
“……当真是可惜。”
可惜的又是什么,不能相见相识吗?

“此曲最大的作用可不是可惜,而是能宁神静心,既然醒了,就开开心心的,可惜来可惜去的干什么。”温凉先打断了似是忧伤的气氛,仔细打量了下梅长苏的气色,又抓起他的手腕,细细感受。

“不错,好了快一半了,再养个几个月,我的任务就完成了。”温凉很是满意自己努力的成效,“不枉费我跑了一趟蒿里。”
“在下还是要多些姑娘……”
“不用谢我,你要是真想谢,就去谢谢蔺晨吧,是他来找我,我才出手的,我当年欠他一个愿望,这也算是达成了。然后也不要姑娘姑娘的叫我了,直接叫我温凉就好了。至于你嘛,叫公子先生的我也不习惯,我叫你苏哥哥好了,反正你看上去比我大挺多的,也不算占我便宜。”这是温凉手中的琴,却是几根琴弦拨动,发出悦耳的声音。温凉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直接忽略了,“苏哥哥肯定有许多话要问我,我们回屋说好啦。”

离水的不远处,就是一个简单的院子,和几间木屋,环境简单,但是内里陈设却别有一种风格。

温凉端了白玉做的药碗上来给长苏。
“这是你今天的药,快点趁热喝了吧。”药汤清如水,也没有一丝苦味,“等你喝完了,我就为你解开心中的疑惑。”
长苏端起药碗习惯性的摇了摇才喝下去。
“怎么样,味道不错吧?这番熬药的手艺,我可是练了好久呢。”即便知道眼前这个霁月清风的人内里有怎样的执着,和从前的太子长琴区别亦是很多,但是温凉却还是把他当做哥哥一样来看待,因为在他身上,自己仿佛看到了长琴哥哥的影子,无论是为仙时,还是渡魂后。

“那一天,你以为的死期,其实你并没有死。还是要谢谢蔺晨,是他拖着你最后一缕气息不散,我才有机会救回你,无论是怎样的消息传递,赶路手段,都是需要时间的。即便是神,也不可能毫无限制。我到的时候,你就剩一口气了,其实在凡间的大夫来看,你,就是必死无疑。”

“当时的你,魂魄已经离体了,身体剩了最后一丝气,当做是死了也没什么,反正一定救不活了,我用自己的灵力护着你最后一丝气息不散,去了蒿里把你的魂魄拽了回来,毕竟你的身体还有气,不能算是真死,所以魂魄还是可以回来的,剩下的,我只要想尽办法,弥补被你自己糟蹋的千疮百孔的身体就行了。”

“还好,我当年为了屠苏的事,也是一直游历各地,奇花异草,各种灵药也积攒了不少,当时找完了没用上的也没扔,就这样把你救回来了。”
温凉毫不在意地说,只是有一点,温凉还是没有告诉梅长苏,不是不信任,有的时候,有些事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,因为知道了,得到了,就意味着责任与麻烦。

“你现在在的地方应该叫做祖州,但是,这一片的风貌却是按照往日榣山的风景所设。你也可以把这里当作榣山。这一片有结界覆盖,结界之外是祖州真正的风貌。”
“不过,我倒是不建议你出去,祖州虽然不是什么险恶之地,但是还是有许多灵兽在此居住,万一不小心碰到哪个,被打了一下,我的努力又白费了。”

“你的身体被全部养好后,就会和常人无异了,而且因为灵药什么的吃多了,倒是可以修习灵力法术了,而且进度还会比旁人快上几分,修习什么的,你要是敢兴趣,我倒是可以教教你。旁边那间屋子,是我没事收集的各种奇闻异录,有的是我遇到的,有的是我听到的,里面的东西,基本都是真的,还有一些关于灵力法术的书籍书简什么的,绝对够你养伤的这段日子消磨时间了。”

“当然了,你要是来陪我弹琴我也会很开心的,这里只有我们两个,彼此作伴也不错啊。”

温凉是想到哪说到哪,不知不觉,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,但是却一直没有说到梅长苏最关心的问题。

“蒿里的事,又是怎么回事?”




叮~
恭喜玩家,您的好友温凉已经上线。
恭喜玩家,您的技能列表已经开启。
恭喜玩家,您的书籍抄录功能已经开启。
祝玩家游戏愉快哦~
所以说,这一章又是怎么回事……改了好久该写什么,这一周最后几天又把半个月的霉都倒在一起了,说不定还会一直延续下去,也是心累,暂时先这样好了~

实在是忍不住开脑洞,然后就有了以下文字。

屠苏是在逃出天墉城,去往琴川的路上捡到这个人的。
一开始,屠苏还以为这是一具尸体,走近一看,才发现,人还有着十分微弱的气息,但是看上去离死也不远了。
在荒郊野岭捡到这么个人,屠苏也很犯愁,而且自己从天墉城慌忙逃出,身上什么也没有。
于是屠苏在原地想了一会儿,想着这里离琴川很近了,这个说不定是琴川的居民,自己不如带着他直接去琴川,顺便还能找找大夫,还能打听下少恭的消息。

于是,还在昏迷中的宗主大人,就被屠苏一路抱着来到了琴川,这个风景秀美的江南小镇。

梅长苏只记得自己最后的记忆是在战场,终于坚持到了战事胜利的那一刻,也算是无憾了。心神一放松,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。
冰续丹,服下之后,只余三月,自己这样离去,也算是求仁得仁。
昏迷的宗主大人并不知道,在他倒下的那一刻,身体就渐渐变淡,最后消失不见,而周边的人,确实连阻止也无法阻止。
多年后,围观到这一幕的人都说,当今的皇帝是天定之主,所以当年,上天才会派下来麒麟才子来相助。
然后,宗主大人,就这样脱离了原本的世界。

刚到琴川的屠苏很愁,具体原因是……从小在天墉城长大的屠苏并没有生活常识……再加上带着梅长苏这么个拖油瓶,屠苏又一次悲剧了……

所幸遇见了方家二姐,再加上方兰生这么个……小公子,屠苏总算是有了住的地方,方家二姐看到他还带着梅长苏这么个病人,主动帮忙找了大夫来看。

然后,大夫来了好几个,结论就一个……“你们还是快准备后事吧。”
然而屠苏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依然没有放弃,也许原因可以归结为,这个人还没断气呢,也许还有救,然后开始了,除了打扫院子,每天还要喂药擦身的工作。

古剑看完好久,有的都不记得了……
为什么我会在写实验报告册的时候脑洞大开完全忍不住……
所以说这个要怎么@人呀……
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(3)

“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温凉道,“这里可不是久待的地方。”
说着,温凉将手中蓝色的提灯交到梅长苏手中。
“这里,是人死后,灵魂的归处吗?”

温凉摇摇头,“这里是忘川蒿里,只有因种种执念而未去投胎的魂灵,才会在这里迷惘徘徊。你看这些魂魄,他们因为执念,滞留于此,沉溺于往昔的幻梦之中,最后,却连故人的音容相貌都无法分辨,然后就这样,无知无觉,永无解脱。”(1)

长苏握紧手中的提灯,“那,当年的祁王还有梅岭冤死的无辜将士……”
“这我可就不知道了,这世上无辜冤死,心有执念的人,从来都不少,我又怎么可能每一个都认识,都知道,都了解呢,说到底,我能遇见你的太奶奶,不过是巧合,你能够来这里遇见她,大概也是天意吧。”

“我知道,你还有问题想要问我,但是这里可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,”温凉指了指梅长苏手中的提灯,“它会引着你找到回去的路,等我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,我会告诉你,我能告诉你的答案,放心,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,我会等着你醒来的。”

说着温凉还向长苏眨眨眼睛,“如果真的很着急,那就快些回去吧,很多人都很担心你呢!”

梅长苏按下心中的疑问,向着提灯指引的路前进。

温凉在原地,目送长苏离去。
“可是啊,长琴哥哥,你要沉眠到何时才会苏醒呢?不过,无论是何时,我也会一直等着你的。”
然后,转身,温凉也离开了蒿里,唯有那些魂灵继续在此游荡,没有一丝生机。


距离梅长苏随军出征已经三月之久,北境战事已平,大军回转。
当萧景琰站在城外,迎接凯旋而归的将士时,终于还是没能在其中发现那个自己牵挂许久的人的身影,甚至连一丝痕迹也没有留下。
也许,早在他离开那一日,自己就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个结局,不是吗?
那一日的心慌,那一晚的梦境,其实就是最后的告别。
那是小殊自己选择的结局,自己也许应该祝福他。

太子殿下只感到之后的一切,似乎都发生在恍惚之间,就这样坚持着到了回到自己的宫中。
明明那么短的路,似乎永远也走不到尽头。
这时,有宫人来报:“太子殿下,有人送来书信,说是一定要亲自交到您手中。”


冬尽春来,早春时节,依然透着丝丝寒意。
镜姬正跪坐于廊下的矮桌前,修剪着新采的各色花枝,插于瓶中。
“五国之战,北燕三战不利,已经退回本国,大渝折兵六万,上表纳币请和……大梁传来消息说,江左盟宗主梅长苏病重……”(2)

“只是病重吗?”
“是,弟子核实很多次,消息确实是这样的。”

“当初你说他服下冰续丹,只余三月之期,现在呢?”镜姬问。
明明只是淡淡的语气,秦般弱却惊出一身冷汗。
“我相信你传来的消息一定是真的,”镜姬剪去一朵多余的花,插进瓶中,“战局已定,他们没有必要刻意隐瞒消息,瞒也瞒不住,那么就是有人救了他,一个必死无疑的人,谁有能力救的了他?”
后半句,镜姬似是自言自语,秦般弱却不敢忽略,“传言说,梅长苏病重的当天,有一女子从天而降,身姿恍若仙人。”
“仙人。”
又是一朵花,随着镜姬的动作,掉在桌案上。

(1)摘自百科介绍
(2)摘自小说


然后依然觉得思绪一片混乱,应该没有什么错误吧……大概……>_<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(2)

一切都是臆想……逻辑根本对不上嘛……所以最后就成了这个样子……原谅我写成这么个样子……



“这一次,四国攻打大梁,大梁虽胜,却折了梅长苏,再加上大梁这几年夺嫡内耗,已经不足为患了。”一面古镜前,坐着一个一身红衣的女子正在对镜梳妆,“梅长苏一死,林家最后的血脉也已经断了,不知道,璇玑公主对这个结果可还满意。”

“林家虽然不在了,可是大梁可还没灭呢!”镜中的人回道。
“呵,你以为这样一个国家还能存在多久呢,天下乱象已起,大梁,不过是其中无足轻重的一个,要不了多久……”镜外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明艳的笑意。
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你的手段了。”
“这就是你对待帮你实现心愿人的态度吗?”
“我的心愿是什么,你不是很清楚吗?”
“人啊,总是这样贪婪,明明知道机会只有一个,却还是奢求每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都能得到。”女子放下手中的玉梳,对着镜中的人说了这次会谈的最后一句话,“不过,这样也好,不然,我又怎么会有机可乘呢?”说着,柔柔地笑了起来。
“你!”
女子挥挥手,镜中的人就消失不见了,然后将这一面镜子收好。
门外这时传来了声音,“师父,般弱回来了。”
“进来吧。”
“这一次,你做的很好,不枉费我这么多年的栽培。”
“都是师父教导有方。”
“如此,我也可以放心了。这段时间你也辛苦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“……是,师父,四姐她……”
“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,就不应该后悔,我没有继续追究,还让她和那个童路能长相厮守,再也不分开,她该谢谢我,不是吗?”镜姬挑眉看着秦般弱。
“弟子告退。”只是抬眼看了一眼镜姬,秦般弱就慌忙低下头去,也许,自己不该提起这个话题,聪明人,都知道什么该问,而什么不该问。师父,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师父了。


“终于结束了……”看着已经退去的大军,梅长苏低声自语,下一刻,眼前却是一片黑暗,他感到似乎有许多人围过来,说着什么,又有人来扶住自己,之后,一切都渐渐飘远,再也感觉不到,彻底失去了意识。
“景琰……”

不知多久,梅长苏再一次恢复知觉,只看到周围全部都是白茫茫的雾气,除了雾气,什么也没有。
“这里就是死后的世界吗?”梅长苏漫无目的的在白雾中游走,不时还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从身边路过。

渐渐的雾气散去,只留下了,漫天蓝色的荧光,没有一丝生机。
就这样,林殊继续向前走着。前面似乎渐渐有了人烟,一些人从身旁路过,但却仿若对自己视若无睹,然后从自己身上穿过去,继续向前追寻者什么,有的在原地徘徊,口中喃喃自语。林殊想要去拦住一个人问些什么,结果,从来都得不到回应。

然后,林殊就看到了前面有一个自己熟悉的身影,徘徊不去。
“太奶奶!”
眼前的人,还是自己小时候看到的样子,那般慈爱。
听到有人呼唤,老人转过了身来。
“小殊……”
“太奶奶。”林殊怎么也想不到,自己死后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这位老人。
“小殊啊,还能再看到你,太奶奶很高兴,没想到,这么多年不见,你变成了这个样子。这么多年,我一直想着你哪天回来,再叫我一声太奶奶。见到了你,我也安心了。快些回去吧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“太奶奶,我……”

这时一个一身水蓝色衣裙的女子,手提一盏蓝色荧光的八角灯,走了过来。
“老人家,原来他就是你想要见的人呀。”
“是呀,谢谢你带他来。”
“这可不是我的功劳呢。”温凉道,然后虚虚地搀扶着老人,“这里不适宜久处,既然您执念已了,就快些离开吧。”
“好,好,小殊,你也快些回去吧。”
“您放心,我会把他带回去的。”
“太奶奶,一路走好。”长苏屈膝跪下。
温凉手执提灯,目送老人离去。
老人的身影渐渐消散,变成点点星光向着天际飞去。

(琅琊榜/古剑)忆春芳

去年古剑,今年琅琊榜,结局都是个悲剧,然而并不想这么难过,所以想了好久这么个脑洞,居然还给写了出来……只是想要圆自己一个美梦,如果故事还有如果呢。
原创人物温凉,最大的bug,最终目的是希望给所有人一个好结局,改变那么多的无可奈何。



温凉收到符鸟的时候,正在桃花谷中做客。


“这是我今年新酿的桃花酒,温凉你尝尝看。”晴雪向温凉推荐着自己的又一作品。

看着眼前酒杯中的无色透明液体,温凉觉得亚历山大,想起上一次晴雪酿的褐色的液体,也许这一次变成无色的也算是进步?不,要知道,世上也不是没有无色无味的毒药……

温凉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屠苏,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些提示,然而屠苏连一个目光都没回给她,只是瘫着一张脸。然而也许是被盯的时间太长了,屠苏嘴角勾起一丝弧度,回道:“这一次绝对没有放一些奇怪的东西进去。”

听到屠苏信誓旦旦的保证,温凉松了一口气,端起杯盏就要喝,却被突然来的符鸟打断了。

温凉放下酒杯接过了符鸟,聆听传来的信息。

“唉,这杯酒我怕是喝不上了,有个人急着找我,过去,怕是耽搁不得,酒嘛,等我下次来再尝吧。”温凉说道,起身离开前,还对屠苏眨了眨眼。

“诶,温凉……”看着温凉飞快的离开,晴雪还在后面喊着,“那记得来年中秋节可要来呀,襄铃他们也要过来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啦,一定赶回来的!”此时,温凉已经不见了踪影。

“苏苏,剩下的酒……”
“中秋节大家都要回来,不如到时候大家一起品尝吧。”
“那一份我已经留好了,本来这些想着今天让温凉先尝尝来着,可是她有事……”
“……”屠苏,所以最后又都归我了吗?

从桃花谷到北境,对于温凉来说,用不到多少时间,而对于蔺晨,却仿佛过了有一百年那么长。若不是因为还想着有温凉这最后一线希望,蔺晨真的快要坚持不住了。
看着榻上的梅长苏,气息越来越微弱,蔺晨心中也越来越慌乱,可是却也只能尽自己所能吊着长苏最后一丝气息不断。
温凉……

温凉一路跟着符鸟找到蔺晨,路上想着许久都不找自己的人来找自己了,再加上符鸟中慌乱恳求的语气,一定是很急的大事,可是,温凉怎么也没想到,居然是在战场,这个玩世不恭的琅琊阁少阁主居然有心情到战场来玩了,还让自己来救人?

守在帐外的军士将这个突然从半空中跃下的背负古琴的女子拦下。
“你是何人居然擅闯我大梁的军帐!”被外面的动静惊动,一个穿着战甲满眼血丝的将军走了出来。
“我是被请来救人的。”温凉答道,“不信,你叫蔺少阁主出来问问就知道了。”

蒙挚想到之前蔺晨曾经和他提到的那个人,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18,19岁的妙龄女子就是吗?不过年龄也太小了吧,按理说不是年龄越大医术越高吗?
这时候蔺晨已经冲了出来,“你终于来了!”不由分说,拽着温凉进了帐中。看来真是这个人,蒙挚挥退了士卒也跟了进去。

“帮我救救他。”
“你确定?”看着塌上的几乎生机全断的男子,温凉问。
“你说过会实现我的一个心愿,这就是。”
“机会只有一次。”
“我知道!”蔺晨焦急的说,“我……”
“那好吧,如你所愿。”温凉爽快的答应,毕竟选择权在蔺晨自己,自己所答应的不过是实现他的一个心愿。
“其他人都出去吧。”屋中的人略有迟疑。
“出去吧,我在这看着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,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是你很重要的人。”温凉走到塌边坐下,将手指搭在那人的腕脉上,一丝温和的灵力顺着相接处探入经脉。
良久,温凉收回了手、而这时,梅长苏的气息已经渐渐稳定下来。
“在这里,我不方便为他治疗,环境也不利于他修养,我要将他带回去。”温凉宣布了自己决定。
“我也去!”蔺晨说。

“你去了也帮不了我什么的,没准还会添乱,我只是带他去一个利于他修养的地方,最少一年最多三年就回来的。你也学过医术,不会不清楚他的情况的,他的身体糟蹋成这么个样子,只有静心修养才能恢复过来。”
看着蔺晨还是在犹豫,温凉又说:“你不是想要救他吗,为什么不想想他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呢,你也让他省省心吧!人在我这里,你还信不过我吗?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,答应你的事,我肯定不会食言的。”